“电子书包”缘何越背越重

作者: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1-11-07


传统的书包很重:装上教材、作业、课内外读物、教学辅导书,外加学习字典等,小学生的书包平均重量为3.5公斤,初中生的书包平均重量达到5.5公斤!

如果换成了“电子书包”,所有课本、教辅、学具用品全部数字化后,被整合在一个轻便的移动终端中。需要任何学习资料,都可以在线下载——“电子书包”拿在手里,重量一般不超过1公斤,学生的身体负担由此大大减轻。

果真是这样吗?沪上某试点学校在“电子书包”使用近一年后,对学生家长作了问卷调查。不少家长如此表示:“看着孩子每天把沉重的书包背进背出,作为家长,当然全力支持‘电子书包’项目。但用上‘电子书包’后却看到,孩子离真正放下书包轻装进课堂,距离还很遥远,真心希望‘电子书包’不要流于形式。”

 “电子书包”来了,书包却变重了?调查过程中,罗列“电子书包”缺点时,填写“加重孩子书包负担”的家长比例不小。牵头调查工作的学校科研室主任坦言,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,这也是学校“电子书包”试验团队的最大困惑。

谁愿意用一个“空的书包”?

 “有了‘电子书包’,孩子们只需要带上少量课本上学?不现实!”虹口区民办丽英小学校长孙幼丽直言。一年前,“电子书包”走进了这所以信息化教育为特色的民办小学,如今为了使“电子书包”的功能最大化、常态化,充分发挥“电子书包”在学生课前、课中、课后的作用,学校坚持让学生每天携带“电子书包”上学、回家——但,原本那只“传统的书包”还得原封不动地背上。

 “同学们,请打开‘电子书包’中的‘扩展阅读’文件夹,挑选自己感兴趣的材料默读”,“还有哪些图形可以算作四边形?请大家登录学习平台,边完成在线测试,边作思考……”记者坐进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等课堂,老师们各显神通,时而演示多媒体课件,时而通过“电子白板”即时查阅学生当堂测验结果……可课本教材并未从课桌上消失,孩子们按照老师的要求,将课本展开于小电脑边。

最早一批尝试多媒体、信息化教学手段的语文老师龚华,也是“电子书包”试验班的第一任教师。她曾打算用足、用透“电子书包”,但课程资源的稀缺使她却步。“目前,能从各类教育平台上得到的资源,多是全国版和外地教材的配套课件,对我们不适用;而由厂商提供的教育资源包,虽然包括了与课本内容相关的视频、动画、素材,但和一线教师的实际需要相去甚远。”

为了让课堂上的“电子书包”起到应有效果,龚华老师不得不花费成倍的备课时间。根据上课需要,自己上网搜集教学资源,自己挑选编辑拓展阅读材料,自己整合课件,而这几乎成了试验班教师的备课常态。与此同时,龚华老师没有把每节语文课都变成“电子书包”课,一则备课精力实在不够,再则亦无必要。

同样的问题,也困扰着沪上的闵行中学。在记者随堂聆听的高二年级物理课上,每个学生眼前都亮着一台小型笔记本电脑,但等授课教师把整堂课讲完,却几乎没用上“电子书包”……信息处主任张峦老师说,“相对文科科目来说,像数、物、化等讲求逻辑推理的理科,眼下的课件资源很少,很难满足师生的实际需要。碰上需要实验论证的物理、化学科目,对虚拟学具的依赖程度更大,要找到既合适又成熟的课件,更难!”

华东师范大学软件学院院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教授对记者强调,“‘电子书包’首先是一个书包,书包里必须有料。如果是一个空的书包,谁愿意买来用呢?”

技术化手段是个“无解题”?

有试点班,也有非试点班。

在现有“电子书包”的软硬件环境下,丽英小学的英语教师陆晓悦仔细比较过试验班与非试验班的学生。她发现,试验班学生习惯了在教师提供的教学资源中搜索所需要的材料,久而久之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。“有一次我要求学生以动物为主题,自己做材料演讲,没想到有学生选的是霸王龙,利用网络搜集到了相关信息,并编辑得有模有样。”这让陆晓悦很意外。

数学老师唐岚也尝到了甜头:以往低年级学生做心算练习采用的是听磁带、写答题纸,不仅紧张而且抵触。“电子书包”把心算练习做成了多媒体游戏,孩子们兴趣提高了,在规定的练习外还会额外加压。

学生们拿着上网本、平板电脑等“电子书包”手持终端,在线学习、测评、提交作业,教师们布置、批改电子作业、在线答疑,一切似乎变得更便捷,可烦恼也接踵而至。闵行中学高一学生顾雯洁挺喜欢“电子书包”,但“阅读量太大”让她有些无所适从。“材料呈几何级数增加,有些我需要的文章却很难一下子找到,而且不敢长时间盯着看,不然眼睛受不了。”

她的同学赵匡是也碰到过烦恼,父母看着自己长时间使用“电子书包”,身处网络环境,嘴上虽然不说什么,但每隔10分钟就会来我房间看看,明显让他感到自己和父母都很“提心吊胆”。赵匡是在学习上很自觉,但闵行中学副校长郑荣玉坦言,“电子书包”进入学校后,“两级分化”现象也确实较往常更严重。

去年,美国公布了一份教育研究报告。报告指出,随着计算机教学软件的使用,学生们的注意力更多集中于游戏中,学业成绩并没有预期的那样提高;而最近的一项科学研究表明,咀嚼口香糖和使用光盘,两者对提高学生学习注意力的作用,居然不相上下!

信息化、技术化手段究竟给学习带来了怎样的变化?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、终身教授祝智庭认为,这几乎是一个“无解题”。比如,试验班的成绩显著提高,一方面也许有赖于技术化手段的应用,但在“试验身份”背后的教师投入、学校层面的重视、学生的自我激励等因素,也许都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 “随着科技的发展,教育技术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,但教师的认识和教育理念,包括考试评价制度却未发生变化,这让技术化手段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。”在祝智庭教授看来,“电子书包”的最大功用在于促进课堂教学方式的变革,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,提高学习的有效性。这远比一个课件、一个平台重要得多。

几年前,祝智庭教授在广东的一所网络化教学试点学校调研。他问学生网络学习对学生和教师分别有什么要求时,学生们的回答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“在网络环境下学习,干扰信息多、浏览很随意、容易偏离教学中心,这是主要的不利之处。如果课堂和教学方式还是以前的模样,很难想象我们究竟会得到什么。老师传授给我们课本知识,这固然重要,但我们更需要的是信息素养和处理能力。”

作者:王乐       来源:文汇报